一只小河马

我是只懒懒的小河马

【咸蛋】贤人勿扰'ㅅ'

*外星兔贤x人类兴

*高考联文天津卷

*零分高考文⊙▽⊙

不管是什么样子什么形式,都是盛着「爱」的器——为守护一个人。

养个人类是什么样的体验? 

嗯...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本啵啵虎本虎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

我家人类名字叫兴兴,是全世界最最最最~好看的人类!他跟你们这些愚昧无知又粗鲁的人类不一样,他对谁可都是带着最大的善意,就连伤害他的怀疑他的人他都不会多说一句恶语批评,因为就像兴兴说的,时间会证明一切,说的再多也没用。

这边岔个话题,别以为我没看到你们又在那散播谣言中伤我家兴兴啊,我不开口你们就以为我死了是不是?看到我的账号等级没?nili虎砸手撕黑子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呢——都给我等着。回头教你怎么做人:)

咳。

别再问我家兴兴做什么的了,为了兴兴的人生安全我不会说的,知道他很牛就对了。

你问这么好的人类怎么就就给我遇上了?我是谁?我堂堂啵啵虎当然从不马虎,认定了兴兴我便开始筹划要以什么形态在他面前出现,最好一见面就能抓住他的心。要是以我们exoplanet原住民圆滚滚的那样子出现,指不定兴兴看到会以为我是什么神奇鱿鱼把我烤了吃掉怎么办;ㅅ ;况且我家兴兴之前被要求在猫和狗之间作出选择他选的就是兔子,兔子!看到没?那当然只能是兔子了。初见面时nili啵啵虎一下场就萌的兴兴直搂着我不放~

而且我不一样我不怕水,每天兴兴给我洗澡的时候我都超~乖~能有个人那么温柔的给你洗澡澡,给你调水温,全程给你服务,也就那些凡夫俗兔才会一个劲的反抗。

我跟你说,照顾个人类是很充实的,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叫兴兴起床,如果第一次叫那个小笨蛋还赖着不起来,我就用脸蹭他脖子再吹一吹,保证没醒也给你痒醒了,还会获得懵懵兴的吻一枚´ㅅ` 

起来后要督促他刷牙洗脸别在浴室里又睡着啦,都怪灵感又是半夜来袭搞得三四点才睡,我好心疼我家兴兴·ㅅ·不过迷迷糊糊没睡醒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噢> ㅅ <  刷牙洗脸吃早餐,我在旁边吃我的水果干,还要盯着那小祖宗别一头栽进碗里,啧啧啧真是不省心——天啦噜听到兴兴的脚步声!O ㅅ O 我明天再来——

“哎哟喂,小啵怎么跑到桌上咯?”

张艺兴一走进来便看到白白软软的一团窝在键盘上,还有电脑文档里显示的一堆乱码,让他不禁摇摇头,笑着抱起自家的傻兔兔拍拍  | 屁  |  股。

“我说你呀,又偷偷来玩键盘了是不是?还好稿子我之前都存了,要不然昨晚就白写啦。”

『拜托,nili啵啵虎有那么笨吗,又不是真的兔叽。』

“嗯,看看我们小啵都打了些什么,唔…asdhajkfdshfsjdfshkbbhsdfhsdjfksdhjk,小啵这是什么意思呢?”

张艺兴搂着兔兔坐在桌前煞有其事的研究一下那个乱码,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倒是兔兔先不耐烦了在他怀里乱扑腾,待他一松手便跳到地上。等他把笔电盖上并转过身时小啵已经跳到床边,还意有所指的跺了好几下脚,那严肃的神情让弯下腰抱兔兔的张艺兴哭笑不得。

“你真严格。好好好我们睡觉我们睡觉,那小啵晚安噢。”

『兴兴晚安,啵~』

-

“啊——边伯贤你半夜不睡觉在走廊晃悠你有病啊?”

金俊勉摸黑起来去洗手间,走着走着就撞到站在走廊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边伯贤,什么睡意都被吓跑了。

“俊勉哥,我睡不着…”

边伯贤抱着个抱枕,下垂眼红红的没精打采的,看得金俊勉心头一软。

“哎,你要不要喝点热牛奶还是什么的,明天还要去练习安可场的舞蹈,要不我那里还有些安——”

边伯贤把抱枕塞给金俊勉推开张艺兴的房门便进去了,留下不知所措的队长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

睡着了的张艺兴在床的一个角落缩成一小团,不知是不是给热的,被子都踢到了地上。

边伯贤捡起被子给他哥盖上,然后蹑手蹑脚的爬到他身边躺下。

“...伯贤?” 充满浓浓困意的声音响起。

“我睡不着…” 啵啵虎委屈。

张艺兴不知道呢喃了些什么,只听得到后面:“小啵晚安噢。”

还睁着的眸子闪了一下,眸子的主人才轻轻道:“兴兴晚安~”

啵。

——完。

最后一分钟补上我的那一发,我写小甜饼实在不拿手,希望你们不嫌弃⊙﹏⊙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想写个咸蛋/蛋白的镇魂paro(ㆁωㆁ*)

Erm...莫名其妙被pb了

貌似除了这时期以外还有可能是因为文章被转载了...

宝贝们请不要转载不要转载不要转载!!!

谢谢_(:3」∠)_

羔羊之血 01

“All the world's a stage, and all the men and women merely players.”

- As You Like It Act II Scene VII, Shakespeare



01. Hello, Stranger

「你这是在干什么,又想抚| | |慰童年的哪个幽灵吗。」






“你确定?”

“只要那些耗子没法再伤害伯贤,什么——都值得。”

金俊勉低头看向怀中呼呼大睡的白狐狸,不禁叹了一口气。

“我相信您的,金先生。” 

女孩把系着头发的L型发夹摘下,任发丝在风中飞舞。

「我相信您。」






“小动物转21岁时将无法再变成动物形态了。届时客户可把小动物归还LAMBDA公司取回最初租借时放的押金,或者可以选择不要押金,并为小动物申请一份身份证,相关的费用必须由客户自行承担。租借小动物的费用将以月制计算。”

随着电梯的门关闭,吴世勋瞄了一眼亮着的按钮,好奇道:“我们走了一天好像都没听你提地下室,地下室是不开放参观吗?”

“地下室?噢,地下室是个仓库,暂时不开放参观,不好意思。”

吴世勋推了推鼻梁上的粗框眼镜,腼腆的笑了:“没有没有,就是好奇。那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呀?”

“小动物平时自由活动或者上课都在同一个地方,现在便带您去参观参观。”

“小动物还上课啊?”

“LAMBDA公司一直秉着给客户提供优质服务的原理,而只要是呆在公司的小动物都会进行培训课程,学习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以便于与小朋友的交流。如果父母要求的话,小动物在正式成为孩子的玩伴以前甚至可以上一些护理课程,烹饪课程等等。我们的每一位小动物都训练有素,一定能够成为小朋友最好的玩伴。”

解说员微笑着慢下脚步等吴世勋写好他的笔记:“或许吴先生会有兴趣领一只小动物回去给家中的小朋友做个玩伴?不知道吴先生结婚了没有?”

“啊,还没,还——哎呀。” 吴世勋被撞了满怀,手中的资料和笔记撒了一地,而对方扣在胸前的门禁卡也在过程中被撞掉了。

撞到他的人对他报以歉意的一笑,把东西捡一捡交还给他便匆匆离开了。

“怎么冒冒失失的。” 解说员看着那人开了其中一个讲堂的侧门便进去了,咕哝了一句。

“你们要记得,在21岁以前,你的“小主人”就是你们的全部。Love —— 不管品性如何,长相如何,习性如何,你都必须爱他。Absolute —— 小主人说的便是对的,不要质疑,更不要指正,不乖的小动物是没有人会喜欢的。Manage —— 自我管理,不要越界,更不要给小主人带来负担,时时刻刻都要记得自我约束。Benign —— 千万不能露出动物凶残的本能。若是让小主人感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你们是会被提早送回来的。” 

男子走到写满条文的白板,用力的敲了几下强调重要性。

“老师,那最后的两个字母代表着什么啊?”

又是这个问题...

“最后那两个字母就是充数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听说第一只小动物是第一代研究员失败了二十九次才得出的成品,所以就取了LAMBDA这个名字。还有什么问题吗?“

“L辅导员,被提早送回来的小动物有可能再找一个新的小主人吗?”

他仔细的扫过台下一张张稚嫩的脸,直到寻找到提问者才开口回答,笑意渐浓。

“直接送往地下室。”

台下一阵哗然。

“地下室???地下室不是有,有问题的小动物才会去的地,地方吗…”

“LAMBDA公司不产瑕疵品。”

所有的议论嘎然而止。

“没有其他问题了?所以你们成天就想这些无谓的问题吗。”

“辅导员,我有个关于小主人的问题。”

“我,我也有!”

“L辅导员…”

“…所以...”

“...希望今天大家都有所收获,下礼拜同一个时间见。”

张艺兴快步走下台,接过了都暻秀递过去的一瓶水咕噜咕噜就灌了下去。都暻秀看着或是紧张或是兴奋离开讲堂的小动物们,又看看面无表情的张艺兴,默默的把已经被捏变形的塑胶瓶从张艺兴手中抽了出来。

“走吧,哥。” 






“你等下找到人以后可以从左边的工作人员专用出口出去,我已经把门开了,后面可能会有实验人员,你注意一下。”

吴世勋把又一张没用的门禁卡丢在一旁,认命的再抽出一张试试。

...还是不行。勋勋很委屈。

“钟大哥你就不能帮我把这道门也开了吗!”

对方懒洋洋的回答:“可以啊,我这边开了以后立刻就会有保全赶到,你觉得你有信心两分钟以内找到人我就帮你开。”

...哼。

“我说忙内啊,你该不会一张一张试吧?你看看卡面,如果是左上方标志不是银色的都不用试了。只有银色的特殊级别才有权限...”

“你不早说!” 他懊恼的抓头发,在剩下的卡堆里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一张带有银色标志的卡:“要是我刚刚没拿到银色的我不得重新偷!”

“俊勉哥昨天说了呀,你没注意听吗~”

昨天听指示听到打瞌睡的吴世勋小朋友心虚的赶紧刷了卡就把耳机通讯设备调至最小声。

“啊…还真是没什么装修,连灯都没有。” 等他适应了幽暗的环境以后,才发现一双双明亮的眼睛静静的瞧着他,让人忍不住打寒颤。

“那,那,打扰了哦。”

吴世勋把眼镜放到地上,并往后退了一步。一眨眼的功夫便化为金雕,飞到了横梁上。底下骚动了起来。

“还是远一点比较安全啊。” 吴世勋呼出一口气,开始在“地下室”的居民中寻找他要找的人。

“...就给了我几个特征,连张艺兴的照片也没有,这要怎么找嘛。”

开了门以后就被吴世勋随意塞进衣服口袋的门禁卡,银色标志旁印着金色的的三个字:张艺兴。






站在食堂门口的张艺兴翻了翻口袋讪笑道:“暻秀啊,我今天好像忘了带卡了…”

“没关系哥,用我的。”

“——哔——所有人员请注意——” 

张艺兴猛地抓住都暻秀的手,眼中闪烁着什么不知名的光:“嘟嘟。”

都暻秀把门禁卡收了,转过身来。

“我带你出去。”

笑成心形嘴的暻秀真好看,张艺兴想。






他们先绕到都暻秀的藏物处取了点可以充当武器的东西。两人一人持一短节钢管,倒有几分广播所说的“危险人物”的样子。

“嘟嘟,还是你想的周到,要是我都不会想留什么东西藏起来呢。”

都暻秀轻哼一声。

“哈哈哈你别那么紧张啦,他们还能把地下室的东西放出来不成?”

张艺兴把钢管插进裤袋,背着双手不疾不徐的走在后面,都暻秀则是警惕的查看四周走在前面。

“反正那时候都被我们打的差不多了,如果真放出来就再打一次啊~哎呀嘟嘟严肃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噢。”

都暻秀叹了口气停下脚步。

算了算了——

“啊,忘了现在不能说嘟嘟可爱了,我们嘟嘟长大了不可爱了。” 张艺兴严肃的点点头,把钢管抽了出来在空中试着挥了几下。

“怎么好像比印象中的重了…嗯?” 懵懵兔抬头看突然包围他们的“人”,嫌弃的皱了下眉。

“这就是广播要找的那个吗?地下室果然就是存放废物的地方啊。” 说着话的人已转为豺狼的形态,而他身旁的伙伴更是啧了一声。

“你小心一点啊,被那怪物咬有你好受的。”

张艺兴的眼神倏地转冷。

“你们似乎对地下室有什么误解。” 都暻秀道:“既然你们对地下室那么好奇,那就自己下去看看吧。”

扑过来的第一只老虎硬生生的被铁管劈成两半,掉落在地上时已经变回了人形,晕了过去。

“你们都不知道你们有多幸运。我们也就那一次机会,死了便是死了——你们这些小动物可不同。” 都暻秀挑了挑眉:“不如你们一起来吧,快一些。”

两人背对背应付着迎面而来的凶残猛兽,再无话。

说了多少次了,露出凶残一面的小动物是会被提早送去地下室的。

看来都没在听课呢。






都暻秀原本并没有看到那个人,是灯光突然一亮才看到的,而且来的无声无息,不知道在黑暗中究竟观察了他们多久——他伸出一只手想把张艺兴护在身后,不料张艺兴却把他的手挡了下来,并把手中的武器扔了。

“你来啦。”

穿着守卫服装的人走到他面前停下,把头盔摘了下来。

——待续





这一章贤贤的戏份比较少,所以弥补一下给你们看贤贤是什么样的狐狸⊙ω⊙

蕾蕾哥说要来接贤贤,你看贤贤超乖的!

蕾蕾哥怎么还没来,贤贤好困噢


困死啦,等下蕾蕾哥来了要叫贤贤哦!!

溜了溜了

勾毛线太好玩了最近都没怎么写_(:3」∠)_

第一章其实之前已经大概写出来了,争取六月以前开坑

爱你们噢

呜呜呜六周年快乐呀。💜💜💜

呜呜呜 让我呜一会😭😭😭

...所以,点梗吧。

只要是清水的都好说!别为难我这只写不出肉的河马啦⊙﹏⊙




如果这条糊了我就删,嘻嘻。

【新坑预告】羔羊之血

*标题没有其他色彩,羔羊指的是无力抵抗之人,被牺牲者,还有纯洁的意思

*设定是九人中有些人是实验体,不过主要说的是他们逃出来以后的故事

*咸蛋,嘟兴,all兴

*绝对HE请不要怀疑!

...

“你这是在干什么,又想抚慰童年的哪个幽灵吗。”